中文  |  English  |  日本语

新闻详细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细
活鳗出口的主要制约因素及应对措施
专栏:行业动态
发布日期:2018-10-17
阅读量:140
收藏:
我国是鳗鱼养殖大国,以日本鳗为主要养殖鳗种,养殖量占全球60%以上,我国出口活鳗最主要的鳗种是日本鳗,出口国家主要是日本、韩国。鳗鱼及其产品是我国出口额居世界首位的五大优势农产品之一,单位产值和出口额较大,2016年我国出口日本、韩国活鳗6098吨,其中广东江门检验检疫局辖区出口3657吨、8708万美元,占全国60%。经过鳗鱼行业和监管部门的共同努力,活鳗已成为我国取得国际贸..........

我国是鳗鱼养殖大国,以日本鳗为主要养殖鳗种,养殖量占全球60%以上,我国出口活鳗最主要的鳗种是日本鳗,出口国家主要是日本、韩国。鳗鱼及其产品是我国出口额居世界首位的五大优势农产品之一,单位产值和出口额较大,2016年我国出口日本、韩国活鳗6098吨,其中广东江门检验检疫局辖区出口3657吨、8708万美元,占全国60%。经过鳗鱼行业和监管部门的共同努力,活鳗已成为我国取得国际贸易定价权的少数出口农产品之一,但出口面临诸多制约。从江门局监管视角看,鳗苗双向走私、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、行业恶性竞争是亟待破解的三大因素。

 

     重拳打击鳗苗双向走私

 

     鳗鱼种苗人工繁殖至今仍是世界难题,鳗苗一直靠天然捕捞供给。多年来滥捕和水环境污染,导致鳗苗资源锐减,曾经的丰歉年循环已成历史,鳗苗捕获量连年歉收,鳗苗价格连年攀升,重量单价堪比黄金。在地理分布上,日本鳗苗的捕获,中国大陆占60%、日本占30%、中国台湾省占10%

 

     鳗苗稀缺、投苗季节错位与高利润诱惑,造成鳗苗走私猖獗,日本鳗苗在中国大陆、台湾、日本之间在不同时间段相互走私已成为公开的秘密。我国作为养鳗第一大国,鳗苗被大量走私进出口,加剧了国内鳗苗供应不足的矛盾,推高了国内养殖成本,致使中国大陆未能很好掌握作为鳗苗捕获主产区的优势,严重削弱了我国出口鳗鱼的贸易主导权。

 

    日本鳗苗走私一般通过港澳出入境口岸或东南沿海海上交易进行,走私的都是“白苗”生长阶段的鳗苗,其容积少,携带方便,给反走私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,监管部门必须各司其职。边防、海关等缉私部门可以在特定时间开展专项打击行动,竭制鳗苗走私势头。海洋渔业部门加强对鳗苗捕捞和培育场地的登记管理,建立健全鳗苗捕捞管理制度,将鳗苗培育场纳入许可管理,制订和实施捕捞许可制度。鳗鱼产品超过70%供出口,检验检疫部门发挥进出口环节的管理优势,联合海洋渔业部门对注册和备案养殖场的鳗鱼投苗进行登记、核销出口,也是竭制鳗苗进口走私的其中一个有效途径。

 

     积极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

 

     日本为保护其国内鳗鱼养殖业,阻碍我国活鳗出口,对进口鳗鱼产品实施了强制性的“命令检查”制度。近10年分别实施“环丙沙星”“孔雀石绿”“硝基呋喃代谢物”命令检查,2006年又实施“日本肯定列表制度”,随时可出台新的检测项目,如近期重点对除草剂进行重点监测。

 

     国外严格的技术性贸易措施,让鳗鱼生产和出口企业对鳗鱼产品的药物残留隐忧提心吊胆,发生疾病时不敢用药,错过用药时机。多次重复检测,增加经营成本,目前出口鳗鱼必检项目达65个,还存在随时增加检测项目的趋势。监管部门如履薄冰,片面限制使用抗生素,妨碍了企业对鳗鱼防病治病,不尽科学。

 

     成立专题研究小组,加强对外交涉。针对目前无法从官方途径掌握日本、韩国官方抽检项目、频率和检测方法的情况,成立专题研究小组,开展动态信息搜集工作。

 

     进一步修订安全风险监控计划和残留物质监控计划。例如激素类的检测,由于鳗鱼最快要3年才开始性成熟,鳗鱼养殖期一般都不会超过3年,所以此监测是无实际意义。而一些针对“日本肯定列表制度”的前瞻性检测也有待加强,以改变目前被动应对日、韩开展新检测项目的状况。

 

     加强对养殖环节投入品的监管执法力度。在监管中,我们发现国内渔药市场管理不尽规范,有的药品成份为渔药,但标注为“非药品”,以隐瞒该药品无法取得兽药注册资格的事实,有的渔药供应商私自配制渔药出售,这种情况一直未得到有效整治。

 

     大力推进行业出口自律

 

     日本是活鳗进口的主要国家,也是排在中国之后的养殖大国,日本鳗业组织为了维护其本国鳗鱼行业的利益,经常制造和散布养殖和销售行情烟幕,误导我国鳗鱼养殖和贸易企业,制造我国出口贸易恐慌,引发削价竞争,极大损害我国鳗鱼养殖和出口贸易的利益。

上一页:史上最长寿鳗鱼在瑞典去世 年龄已达150岁
下一页:日本市场2018年9月22日—9月28日活鳗进货量快报